第一百四十六章: 小阁阴阴人寂後

以下是为你提供的《》小说(正文第一百四十六章:小阁阴阴人寂後)正文,敬请欣赏!

“太后还是不肯见臣妾么?”朝雅福福身行礼,其其格低忍的声音听起来很空零:“姑姑,臣妾必得见上太后一面,方才能安心。还望您从中周全……”

雅福拉着海贵人,紧走两步,躲在庑廊头里一间耳房内:“太后允准海贵人觐见,但不是此时。”

恩准了觐见,为何不是此时。其其格一下子就猜到,必然是有人与她同样的心思,也来求见太后了。可雅福姑姑为什么要说出来,让自己疑心猜忌呢?“那么臣妾便在这里候着。”

颔首允诺,安然一笑,雅福低眉轻语:“奴婢就不陪着贵人说话了。”

其其格目送雅福出去,心里像是有个模糊的影子,难道是雅福姑姑故意说了这样的话,让自己疑心么?还是太后的意思?正在狐疑之时,忽然门外有人经过。其其格紧忙躲在屏风后面,屏住呼吸小心的听着。

“娘娘,你停一停玉步,让奴婢帮您捋顺腰间的玉佩缨络吧?”宫婢的声音很是好听,悦耳动人。最要紧的则是还很熟悉,显然是平日里就能见着的近婢。

“都这个时候了,『乱』与不『乱』的,还有谁能看见。本宫只想早些回去歇着,感觉浑身都疲倦的不行。”

这是苏婉蓉娇娇滴滴的婉音软语,其其格一听便认了出来。难怪方才的侍婢声音那么熟悉了呢,必然是纯妃身边的雪澜。竟然是她来求见太后了,且还是在这么不寻常的时辰。难道纯妃也和自己有同样的心思么?

纵然纯妃说着疲倦,可其其格能隐约瞧见门外的玉影儿还是停下了脚步。

雪澜又道:“能不乏么,娘娘您从晨时心里就憋了一口气,这会儿想起来必然还难受得紧呢。都是那海贵人不好,有的没的,连一件吉服来不来的及赶制也要拣出来说。分明是没将您放在眼里,存心添堵呢。”

苏婉蓉长长一叹,月『色』下不掩忧心:“都怪本宫自己心急,谁不好得罪,偏是得罪了皇后。眼下太后的心意又不见明朗,本宫唯有谨小慎微度日,哪里还敢造次,再若行差踏错一步,恐怕『性』命都保不住了。海贵人不过是说两句揶揄的话,不理会便揭过去了。”

“奴婢不信。”雪澜捋顺了纯妃的缨络,乖巧的站起身子:“娘娘啊,从前在府中的时候,乌喇那拉侧福晋是多么的盛势,眼下,您不是也与她并列为妃了么。可见皇上待您的心与待娴妃娘娘的心是一样的。况且娘娘您膝下,还有三阿哥呢。娴妃有什么?”

好半晌没有声音,其其格以为人已经走了,正想从屏风后面走出来,忽然又听见苏婉蓉凉薄而无奈的一声长叹。“正因为本宫有永璋,皇上才破格将本宫册封为妃。母以子贵,终究不是皇上的怜惜。”

雪澜冷哼一声,诡异一笑,连带着语声也变得阴森起来:“既然太后已经给娘娘您指了一条明路了,咱们只管照着去做就是。那海贵人既然胆敢不安分的挡在娘娘面前,不如就把她当刀子捅进皇后的心窝子。”

“嘘。”苏婉蓉将食指搁在唇边,压低嗓音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有什么回去了再说不迟。”

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,雪澜忽然有些不安了。她一时口快,万一隔墙有耳可怎么好。而周围,除了这庑廊尽头的一间厢房,再没有容身之处了。“娘娘,您等等。”

苏婉蓉明白雪澜的心意,便立在原地没有挪步。

轻轻的走进厢房,雪澜侧着耳朵听了听动静,片刻之后,她猛然推开了厢房的门。一室的清幽漆黑,看不见半个人影。“奴婢大意了。”她总算安心,关上了门扶着纯妃道:“这些话本不该奴婢嘀咕,只是见娘娘您郁郁难抒,奴婢实在心疼。”

“得了,知道你有心。”苏婉蓉的声音越来越轻,渐渐湮没与夜风之中。

可其其格依旧躲在屏风后面不敢动,直道屋外恢复了静寂,再也听不见一点响动,她才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。纯妃到底想干什么,和皇后有关,又是太后的授意,且还妄图拿自己当刀子使。

难道是太后吩咐她谋算皇后?

可这又是为什么?皇后与皇上鹣鲽情深,恩爱逾常,又宽惠至孝,对太后总归不错。好端端的,为什么要如此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