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章 探挽烂叶

但这一丝诡异才刚刚升起,就被一种祥和安宁所替代,一向被人称作万年老冰块的脸上不知不觉地露出一丝笑容。

“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

黄外套眼角无意间瞥到同行的二合已经趴在脚边,张着口嘴,吐着口舌,一张狗脸上都是满足和傻笑,顿时悚然一惊。

“怎么回事!?”

一阵阵呢喃低语,像是有着灵性般钻进耳中,黄外套四处一望,就看到了缩在角落里,低头诵念的陈亦。

难道是他?

黄外套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家伙,想不注意也不行。

一颗脑袋亮得跟百瓦灯泡似的,穿着一身骚包的僧衣。

但他绝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家伙会真的是和尚,而只当是一个喜欢玩烤死普雷的奇葩生物。

因为他就没见过哪个和尚的僧衣有这么骚包的,而且长了这么一张小白脸,傻了疯了才去当和尚?

“小心啊!”

黄外套心中正泛起惊疑,忽听那假和尚大叫,两眼惊恐地盯着他身后。

黄外套过人的素质让他想也不想,猛地上身前倾,顺势向前一滚。

似乎有着什么东西无声无息地划过,黄外套头顶飘起的一片发丝凭空断开,像是被得刃割断,在空中一根根飘落。

“汪汪!”

本来趴在地上伸着舌头傻笑流口水的二哈突然晃了晃狗头,一双狗眼竟然露出了很人性化的迷茫。

懵比了两秒,狗眼一斜,便看到黄外套向前翻滚,顿时跳了起来,冲着黄外套原来站立的地方狂吠起来。

陈亦耳朵被震得嗡嗡生疼,原本清醒过来的人们又发起愣来,和刚才一模一样,摆明了是这只狗干的。

但陈亦并没有闲情去思考一只二哈凭什么能这么嚣张。

因为他刚才看到了一个穿着件很拉风的盔甲的人,正举起一把门板一样,造型却华丽得夸张的大刀,往那个黄外套的后脖子来了招力劈华山。

如果没有他刚刚的提醒,黄外套此刻估计也和那几个人一样,脑袋搬家、身首分离了。

“汪汪汪汪!”

陈亦抹了把冷汗,突见那只二哈跳起,对着自己狂吠。

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只嚣张的死狗,却突然感到脖间微微一凉。

“唵——!”

突听一声梵音凭空响起,顿见陈亦周身佛光普照。

“咕嘟……!”

陈亦重重地咽了口口水。僵硬地转了下头,一柄同样夸张的大刀正停在自己脖子上。

停顿了0.1秒,陈亦手脚并用,连滚带爬地向前跑。

惊魂稍定,只觉脖子上微微刺痛,伸手抹了一把,满手的鲜血。

看着胸前还在微微发着淡淡金光的佛珠,陈亦哪还不知道是这玩意儿救了自己一命,震慑住了那个东西,否则现在就轮到自己人头落地了。

两个盔甲男只是被佛珠发出的梵音和佛光震慑,顿在原地,过了几秒,就迈着缓慢的步子,僵硬地扬着刀。

他们好像并没有固定的目标,没有再追着黄外套和陈亦砍,而是分别走向了另外的人。

陈亦稍稍镇定,就感觉到这两个东西一身打扮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稍微一想他就想到了,脑子很自然地就自动响起那些魔性的声音……

“大渣好,偶系渣渣辉!”

“系兄弟揍来砍我!”

“探挽烂叶,介系里没有挽过的船新版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