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6章 黄外套

“啊啊啊啊——!”

混乱之中,又有一声几欲刺破耳膜的尖叫。

这一回,陈亦亲眼看到了人群中,一个穿着时髦性感的女孩,她有着一张年轻漂亮的脸蛋和一头长发。

但现在,这张漂亮的脸蛋却突然一歪,整颗头凭空从秀美的脖子上掉落,在地上咕噜噜滚动,鲜血像喷泉一般喷涌而出。

陈亦通体发寒,已经顾不得多想,拔腿就往门口跑。

完犊子了!

陈亦恨不得打自己一嘴巴子,想什么来什么,还都是最坏的结果。

那变态九成九是在玩“随机割草”了!

更可怕的是,这一次他是亲眼目睹了割脑袋的过程,陈亦根本想不通“他”是如何做到的,毫无征兆,莫名其妙地人头就掉了下来。

就像有锋利无比的无形利刃在一瞬间将她的脖颈切割开来。

这才是最让他毛骨悚然的。

这会儿他无比庆幸自己之前买不到好座,他坐的后排位置,就是在出口不远。

此时能反应过来,和他一起往外逃的人还不多,陈亦很顺利便迈出了出口。

“怎么回事?!”

惊叫的不是他,而是另一个跑出来的家伙。

因出现在他们眼前的,依旧是那个放映厅,就好像他们不是从里面跑了出去,而是从外面跑了进来。

那人不信邪,掉头又跑了回去,然后身体留在里面,头伸了出来,又缩回去,又探出来,来回几遍,最后只剩下一脸崩溃的表情。

“不,不可能的,怎么会这样!?”

陈亦也一样跑了两回,无论他怎么穿过那个出口,最终的结果还是一样,他依然在那个放映厅中。

他心里和其他几个人一样懵比。

这时,里面的人也都反应过来了,一个个尖叫着,争先恐后地向出口涌来。

陈亦赶紧躲到了角落里,免得被恐惧的人群给踩死。

很快他们就都发现了出口的诡异,惊恐继续蔓延。

而且,在第四颗头颅,从一个正在人群中跑动的人脖子上突然滚落的时候,达到了高峰。

“啊啊啊——!”

这颗头是最惨的,才掉到地上就被惊恐的人群踢来踢去,踩了又踩,很快就成了一团长着黑毛的模糊血肉。

“救命!”

“妈妈我要回家!”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?”

“……”

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,这些断头不是一般的意外,如果不能离开这里,也许自己就会成为下一个无头人。

陈亦也在强自镇定。

没想到妖精没吃了他,回到现实了,倒霉事还是如影随形。

还有天理?还有王法吗?

狗日的世道!

“汪汪!汪!”

暗骂了一句,一阵震耳的狗吠声突兀地响起。

“……”

陈亦有点无语地揉了揉被这狗吠震得有些生疼的耳朵。

紧跟着就忽然觉得有些奇怪。

首先是因为一声狗吠能叫得他耳朵疼。

再然后是感觉好安静。

一抬头,却见刚才还疯狂叫喊乱蹿的人们突然安静了下来,不叫了,也不乱跑了,一个个停在原地不动也不叫,跟被定身了一样,神情呆呆愣愣的,似乎失了魂似的。

难不成是因为那几声狗叫?

这是个什么神仙狗种?

可为什么我没事?

陈亦心中一连闪过好几个疑问。

这时,一个淡淡的叱责声音响起:“天狗,你下手太重了!”

陈亦便见门口进来了一人,只不过这人……

“送外卖的??”

陈亦忍不住低声自语。

这人身上穿着件许多人都很熟悉的黄色外套,边上还跟着一只狗,一只哈士奇,正瞪着两只傻凶傻凶的狗眼,对着黄外套汪汪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