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章 智慧通明

“御弟哥哥,你怎么了?”

女妖精扭着扶风弱柳般的腰枝走了过来,挨着陈亦坐下,一股沁人的香风袭来,让陈亦跟触电似地全身都颤了颤。

妹子咱别这么虎成不?一来就上手啊?

妖精就是妖精,呸!

陈亦心中暗骂。

“哎呀,御弟哥哥,怎的身子这般冰凉?”

女妖精捻指轻捂粉润红唇,轻呼一声,整个身子都贴了过来,在他怀中仰起娇颜,吃笑着:“御弟哥哥,你是凡胎肉体,我这洞中清冷,可莫要受了寒风,坏了身子,不如随我着了这锦榻,拥了那罗衾,安歇去罢。”

陈亦只觉一阵醉熏熏,意飘飘,无边春意缭绕。

痴痴地抬起手,就想从了女妖怪,突然感觉心脏鼓鼓跳动,胸中如雷鸣钟响,胸前、身上都有一股凉意升起。

灵台顿时一清,暗道不好,连忙双手合什在胸,口诵经文。

说来也神奇。

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,他脑子里也多出了许多不属于他的记忆,应该就是之前的唐僧的。

似乎在替代了他后,连他的记忆也同样得到了。

更神奇的是,那些记忆,感觉不像是凭空出现,反倒让他觉得就是自己曾经经历过的。

在那些记忆中,他是个遗腹子,俗名也是姓陈,名祎,与陈亦是音同字不同。

自幼被江州金山寺的一位法明长老收养,有个小名叫江流儿。

从小于寺中长大,幼读经书、习佛法,后入长安,得唐皇赐姓“唐”,后更与唐皇结拜,开始了西行取经之路,一路上披荆斩棘,艰难险阻,才至如今。

从幼至今,从一个奶娃抱着大木鱼玩耍,到抱着经书呀呀习字,再到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,研读佛经,参修佛法……

直至佛法精深脱颖而出,于众僧俗之前宣讲佛法……

那一部部佛经上的经文,一句句,一字字,都清清楚楚。

西行路上一劫一难,一幕幕,一遭遭,都历历在目。

一切一切,都如同他亲历一般,简直匪夷所思。

但实际上,不管是佛经,还是一路上的劫难遭遇,所有的,他似乎记得清清楚楚,但当他想要仔细去看清时,又变得如同隔着一层薄纱,如雾里看花,模模糊糊,看不真切。

明明拥有,却又得不到,非常矛盾的感觉。

但也正因如此,他才没有被两份截然不同的记忆和经历冲击,他敢肯定,那种感觉绝对不好受。

也正因为关于那个科技昌明的文明世界的记忆,更清晰无法抹灭,他真要怀疑自己就是唐僧陈祎,而“陈亦”才是一场离奇幻梦。

女妖精的石洞中是有镜子的,他照过,镜子里的脸根本就是他陈亦的脸,一模一样,帅得惊天动地……

脸一样,自己身体上的小细节似乎也都没变,除了一颗光头和一身僧衣,根本就是他自己,这不让他怀疑人生才怪了。

话又说回来。

有了唐僧的记忆,佛礼他学得,佛号也念得,但在这琵琶洞中,红粉阵前,他终究只是陈亦,不是那个“一生只爱参禅,半步不离佛地,不会那怜香惜玉,只晓得修身养性”的唐长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