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章 人头

“……”

陈亦低头打量自己身上套着的行头。

月白僧衣,云白袈裟,胸前还挂着一串白色的念珠。

僧衣穿在里面他看不到,但这件袈裟,洁白如云,轻薄如烟,其上一根根金丝隐现,交织成一个个方格,如云般洁白,隐泛青碧微光,微微一动,便如水波乍兴。

脖颈上的念珠每一个都浑圆无暇,雪白晶莹,内中似有一道道金丝流动。

别的不说,这卖相,这质量,啧!

他才发现,自己在那石洞地上打滚摩擦,这衣服上竟然没沾上半点灰尘,依然洁白如云。

赚翻了!

没想到唐僧随意套身上的破行头,原来这么值钱,这么牛比的吗!?

这么看来,一开始他被女妖精逆推时,差点就那啥了,胸前和身上突然升起一股奇怪的凉意,让他清醒,应该就是几件行头的效果。

除了特殊效果外,还带加属性的,他记得一开始他的属性除了“智”和“意”勉强过5外,其他的最高的才是3。

也就是说,他是靠了装备才够资格称一声战五渣?

……这算好事这是坏事?

话又说回来。

这些日常行头就这么牛,那传说中得自观音的锦澜袈裟、九环锡杖、紫金钵盂呢?

“我”怎么没随身带着啊?

夭寿啦!亏大了!

丢雷楼某,贫僧的宝贝啊!

陈亦刚才还一心想着回去,现在看到宝贝又后悔了。

悲痛得以头抢地,哭得像条菜青虫。

好在这几天的惊吓,又和女妖精纠缠了这么久,无论精神还是身体,都已经疲惫不堪,哭两声意思意思就算了。

虽然现他现在的状态有些异常,没有刚来时那么急躁和恐惧,但终究还是一个凡人,经历这么些事情,心累啊,也没什么心思去研究这几天的倒霉遭遇。

反正该是他的也跑不了,先确定能回到自己的世界再说。

至于身上这身行头,陈亦直接选择了全部携带返回。

当然,身上绑的这根破绳子就算了……

回去的念头才起,又是一阵同样的眩晕感……

“啊!”

“砰!”

陈亦重重地撞在一个靠背上,呼呼地喘着粗气。

缓过神来,张望了一圈,竟发现自己还在电影院里,坐在自己原来的位子上。

手上抱着的一桶爆米花因为刚才的动作掉到了地上,散了一地。

搞出的动静让周围的人投来注目的视线,电影还在播放,放映厅一片漆黑,别人也看不清他。

不过头顶上铮亮的脑门却着实晃到了不少人。

身旁异样的目光也让陈亦发觉不对,伸手往头上一摸……

凸(艹皿艹)

香蕉你个烂芭乐!

怎么老子还是秃的?

不止他的一头秀发不见踪影,脑袋滑得溜手,摸摸身上,也不是他原来穿的衣服,而是洁白的僧衣和袈裟。

陈亦顾不得别人的异样目光,在身上四处摸了摸,总算手机还在,掏了出来打开摄像头。

微微松了一口气,脸还是他的脸,依然那么帅。

陈亦正想捋一捋自己身上发生的这一切到底是什么原理,举着手机的右手却突然顿住了。

右手慢慢向旁边移了移,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东西,表情瞬间凝固,身体也变得僵硬。

两只眼珠慢慢左右转动,发现旁边的人,看电影的看电影,秀恩爱的秀恩爱,开车的开车,根本没发现他身后的异常。

“咕嘟!”

用力咽了口口水,身体不自然地缩了缩。

忽然感觉脚跟碰到了什么东西,下意识地伸出脖子看了下去。

这一看不要紧,一股寒气瞬间从后背冒起,顺着脖子,直冲脑门,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。

黑乎乎的椅子下,只有一丝蒙蒙的微光,脚根旁,他看到了一张正对着他的……笑脸……

准确地说……

那是一个人……头?

被他的动作碰到,正在微微晃啊……晃啊……

现在他知道自己刚才看到的东西——在他身后,一个人影,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,一只手正探入扶手上的爆米花桶里,只是他再也不可能吃得了爆米花。